发布
最新消息: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admin缩小放大

2019-12-22 15:44

原作者: 宋豪新 曲颂 任彦等 来自: 人民日报

战略焦虑导致“安全困境”

  美国主导的导弹防御系统已安在俄罗斯门口,北约东扩的步伐不止;俄罗斯也相应调整其军力部署,美俄战机、军舰频频出现“危险动作”;同时,俄欧在制裁与反制裁中继续角力。在可预见的时间内,俄与西方是否仍将问题缠身?

 

  冯玉军(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俄罗斯研究所所长)

  沈骥如(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)

  列昂尼德·古谢夫(俄罗斯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分析中心高级研究员)

  左凤荣(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研究员)

  哈桑·纳法(埃及开罗大学政治系教授)

  安东尼·科德斯曼(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学者)

  乔希·科恩(美国国际开发署前项目官员)

  乔治·佐戈普鲁斯(法国尼斯欧洲研究所学者)

 

  战略目标相左,西方对俄“遏制”色彩趋浓

  冯玉军:自2008年以来,奥巴马政府对俄政策经历了一个从波峰到浪谷的戏剧性转变,美对俄战略定位从“伙伴”转为“对手”甚至“威胁”,对俄政策也从“战略重启”转为“战略对冲”。目前,美对俄实施经济制裁并加强了在欧洲的军事部署,目标是通过军事同盟和强化前沿军事部署对俄进行威慑与防范,但与此同时,美并未放弃对俄融合政策。

  导致美对俄政策变化的原因有很多,克里米亚危机以及乌克兰东部武装冲突使美国断定,俄罗斯试图突破并改变战后欧洲势力格局,这是美国所无法容忍、也是欧洲国家极度担心的。美国战略界不满普京总统的执政理念与风格,希望俄国内政治发生美国所期望的变化。

鲜花
鲜花
握手
握手
雷人
雷人
路过
路过
鸡蛋
鸡蛋